2018年01月20日 星期六 服务咨询:968115
首页 人才培育

三大人才新政打出创新创业组合拳

深圳面临居住成本高,无法满足新形势下支柱产业和新兴产业快速增长的积聚人才需求的隐忧。深圳人才新政推出的人才安居保障“升级版”直击深圳人才引进“痛点”。这一新政被专家认为能使深圳在日益激烈的区域竞争中抢占先机。

回国

回国创业为什么选择深圳?

陈宁和田第鸿是多年好友,也是美国佐治亚理工学院毕业的博士同学,因为对各自技术方向和专业的偏执,争论了10多年。

陈宁,处理器领域的专家;田第鸿,视觉智能领域的专家。两人都是国家“千人计划”的引进者。大概在2012-2013年,两人就感觉到人工智能 发展的春天终于要来了,并开始谋划创建自己的公司。“谷歌阿尔法狗的最大变体版本使用了1920个C PU(通用处理器)和280个G P U(图形处理器),下一盘围棋仅电费就高达3000美元,算法软件的高复杂度和现有硬件的低效率大大提高了人工智能技术实现的成本,是大规模产业化的瓶 颈。这让我们看到人工智能的春天来了,但是从产业化来说,存在非常多产品和技术上的问题,因为要2000多个处理器,成本非常高。”陈宁和田第鸿都意识到 原来的硬件设计已不能满足人工智能海量数据的处理需求,用原有的处理器技术,人工智能就没有产业化的可能性。

“不是处理器比算法重要,而是这二者要跨界创新,充分结合起来,重新设计新的处理器,非常高效地进行现代超级复杂神经网络视觉计算算法,才有可 能让人工智能技术逐步产业化。”陈宁说。陈宁和田第鸿看到两人专业技术上的结合点,决定充分结合设计一个面向深度学习神经网络处理的架构,也就是深度学习 算法。于是他们决定回国创业。

回国创业必然面临选择哪座城市的问题。陈宁说,他们结合了专业背景和城市特点来选择。第一,他们是海归,深圳是最适合海归的创业城市,99%的 移民人口,造就开放包容环境,“尤其是来了就是深圳人这句话,我很喜欢。”陈宁说,美国本来也是移民国家,他们喜欢美国的创新环境,没有拘束,移民文化氛 围好,这与美国的“硅谷”环境是相匹配的。而且深圳的生态自然环境,雾霾少。第二,深圳有完整的电子信息产业链条,与未来人工智能芯片方向完全匹配。“人 工智能时代实际是电子信息时代转型升级,这种新的以人工智能技术颠覆传统行业的时代,是要以基础产业链条存在为前提的,而深圳具备完整的电子信息产业链 条,有腾讯、中兴、华为这样成熟的企业,具备这样的产业基础。”

2014年陈宁和田第鸿回国创业,选择深圳。第一年,创始人和骨干团队都“零薪水”。两年过去了,陈宁和他的创业同伴们都认为,选择深圳创业的决定非常正确。

创业

第一年获政府巨额奖励

创业初期,云天励飞技术团队完成了基于处理器的视觉智能系统。陈宁说,这种人工智能芯片,在国内国际都是顶尖水平。仅以谷歌互联网图片分类为例,后台需要6000万美元的处理器成本,而用了这个新的处理器芯片后成本能够降到50万美元,成本降到1/120.

由于技术的创新性和成功的市场探索,云天励飞先后入选国务院侨办重点华侨华人创业团队、广东省“珠江人才计划”团队和深圳市“孔雀计划”三料团队。公司的“视觉智能与机器学习处理器”团队获得深圳市“孔雀计划”团队第一名,获得4000万元的奖励。

“孔雀计划”是深圳2011年出台的面向海外高层次人才的政策,也是继高层次人才“1+ 6”政策后又一人才政策。此前,深圳每年配套5亿元专项资金用于引进孔雀团队。2015年这一数字翻了一倍,达到10亿元。深圳已累计引进“孔雀计划”创新团队63个。

“创业刚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得到政府的财力资助。这是对的。政府资助也有个选择的过程,用市场化机制选择团队,首先公司要证明自己的技术实力、 产业化能力,之后深圳政府给了最大手笔的一个奖励。”陈宁介绍,入选三个月之内,资金就全部到位,这让企业看到了政府的支持力度。“其实政府这种奖励方式 很好,通过市场化选择机制重奖技术和市场认可的团队。”

“开始我们选择深圳,是因为深圳的市场产业环境健全等条件,来了之后,又获得政府大手笔创新扶持,我们感到很幸运。”陈宁说,当时也有内地城市 对他们承诺一来就有100多万元启动资金,但考虑到人才聚焦效应、产业链条等比较,还是选择了深圳,“现在回过头看,非常明智。”

陈宁回忆,刚回来创业时,他们以海归博士的背景提出申请,通过政府选了科学馆国际创新驿站的一间办公室创业。“房子免费了大半年。这对我们很重 要,有了空间去开发产品。”陈宁说。当时只有一间六七十平方米的房子,用着大运会志愿者淘汰的桌子,几个创始人还跑到笋岗市场去买二手会议桌,800元还 讨价还价好久。入选“孔雀计划”团队之后,第一年云天励飞就开发出第一代视觉智能系统,这一系统在龙岗区落地,通过人脸识别和大数据分析,仅用10秒就可 在百万人区域内搜索出某个嫌疑人最长达两年的历史轨迹。

有了“孔雀计划”的支持,云天励飞还获得了社会资本的支持。“今年销售目标是一个亿,主要是通过为企业提供视觉计算的云服务实现。”陈宁说。

“原来的监控是事前不知道,事中来不及处理,事后又找不到,而这种新的视觉智能设备能自动分析报警。”陈宁解释,“比如龙岗上线的第一套云天深 目系统帮一个大型商超建立智慧商超子系统,第一周就有20次有效报警。商场把惯偷数据录入系统后,这些惯偷再次逛到商超后就会自动报警,然后通知保安。第 一次,两名惯偷再次偷盗被当场捉住,第二周有七八名惯偷来,一个月后就没有惯偷再来了。”

人才

高房价影响中端人才引进

陈宁认为,企业发展壮大后,对人才的吸引就会自然而然。其次才是人才政策。企业做不好,技术做不好,靠政府给钱扶持,企业也走不长远。

陈宁提到公司最近引进了一名曾经的国际奥林匹克物理竞赛银牌得主,他在美国英特尔、三星等国际大牌处理器设计公司工作20多年,是业内顶尖的处理器设计专家。

“吸引他来中国创业的是云天励飞的视觉处理器颠覆式的技术创新,商业模式上的成功探索和市场上的初步成功。目标,这样的人才有自己的逻辑判断, 他在美国年薪有三四十万美元,到国内来做事,是看做什么事情,有没有前途,或者说是为社会创造什么样的价值。”陈宁认为,他认可跨界创新深度学习处理器会 突破人工智能落地的瓶颈,认可这一事情的创新性和重要意义,这一目标让他热血沸腾,所以才会加盟。吸引他的是一个科研加产业化团队,和有能力到市场证明的 技术和产品。其次才是深圳人才政策,比如住房或租房补贴政策。

“孔雀计划”人才政策中,对人才有不同级别的购房补贴,陈宁当时就作为孔雀A类专家拿到150万元购房补贴,分五年支付。

“这对企业吸引高端人才来说很重要。企业发展需要高端人才和顶尖科研团队,人才政策的资助可以在前期帮助这些高端人才。”陈宁说,企业发展至今,吸引高端人才更多的是通过高层次人才政策和股权激励。

而深圳高房价对吸引中端人才则有较大影响。陈宁说,曾准备从西安招聘一名博士,尽管工资远高于西安,但对方了解到深圳高房价,又有家庭,最后决定不来深圳。中端人才也是研发的重要力量,尽管新政策也有人才补贴,但安居房和廉租房更加重要,让人才有个稳定的居住环境。

“美国也会有大型连锁公司运作这样的小区,进行租房的企业社会化运作。”陈宁说,面对高房价的人才压力,他的公司今年年初平均涨薪25%.

今年3月18日,深圳出台《关于促进科技创新的若干措施》、《关于支持企业提升竞争力的若干措施》、《关于促进人才优先发展的若干措施》三大政 策。《关于促进人才优先发展的若干措施》针对海外人才和在站博士后规定了相关的人才公寓房,“未来5年筹集不少于1万套人才公寓房,供海外人才、在站博士 后和短期来深工作的高层次人才租住,符合条件的给予租金补贴。”

人才新政还规定,杰出人才可选择600万元的奖励补贴,也可选择面积200平方米左右免租10年的住房,选择免租住房的,在深圳全职工作满10年且贡献突出并取得本市户籍的,可无偿获赠所租住房或给予1000万元购房补贴等。另外,《措施》将新引进基础性人才一次性租房和生活补贴提高至本科每人1 .5万元、硕士每人2.5万元、博士每人3万元,均是过去两倍以上。据深圳市人社局统计,2015年深圳共向近4万名新引进人才发放1.33亿元租房补贴。

相关文章

Top